泯然众人

障月

© 障月 | Powered by LOFTER

Kyrja:

一个关于笔刷调节参数的教程,希望能给用数位板写字的小伙伴们带来一些帮助❤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哇!!!!!

LOFTER手帐文具发展办公室:

现在转发或推荐本文就有机会获得由知名绘本作家@寂地 亲自设计绘制的「我的路2018·旅人手帐」!手帐封面、函套、内页全部采用四色印刷,布脊硬壳精装,更能180度完美平摊书写~同时还收录了寂地未曾发表过的作品和温暖寄语~这是一本只属于你的绘本手帐,属于你的不可思议!

立了就要拔的flag

浑浑噩噩的丧了好久,脑子里徘徊着各色各样矫情巴拉的想法。脑浆像打翻的鲜艳墨水混搅在一起,咕嘟咕嘟的泛出浑浊。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做什么?从宇宙究极三问一路蔓延,想的多了,手头一停,做的总不尽人意。

其实扪心自问,我不够努力吗?似乎也不能这么说,只是算不上沥肝胆,付出的一切就仿佛没有价值。再想想,其实也不好诉苦的,毕竟成王败寇,求而不得后,是否真心祈求三拜九叩都没有了意义。——于是又在想,我还不够努力,还没到需要拼天赋的地步。借此悄悄安抚自己的心,一切都好。

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叹口气,人差就要多读书啊多读书。10.10--12.31,一年最后的一段时间,为了回头不唾弃自己,多读书吧。两千万...

10.4

昨天去颐 和园,和各地蜂拥而来的游客竞争美景,一个人瞎逛的倒也挺开心。

来回的路上,在公交车上路过北 大和清 华,就看到一大片的游客挤在门口如痴如醉的拍照,游览的队伍蔓延长长看不到尽头。于是半夜梦回高 考前最后自主复习的时候,教室里是明亮刺眼的灯光,低下的头乌压压静悄悄。醒来后嘴里眼里都是苦味,尝不到回甘。

当然也就只能矫情巴拉的想想。

可惜那段时光已经过去了,幸好那段时光已经过去了。

8.05

现在我的耳边放着钢琴曲,但我却在使劲儿回想着那时候。

在我意识到的那时候,刚好有一阵风吹过,我咬着齿根打了个哆嗦。一瞬间,仿佛有条分界线鲜亮的横亘在冷和暖之间。原本昏暗的路灯悄悄投下橘黄的暖光——奇怪,就在一秒钟之前我还觉得那灯丝毫起不到照明的作用呢。我走在大道的路边,磕磕绊绊的避免踩到绿植。修的人行道不平。

还是在傍晚,远处的天色一层层卷过来,把深蓝天蓝和浅蓝都染成墨蓝。风起了,路边的树叶子被吹的呼啦啦响。于是一家家灯火亮了起来。乡土气的情歌在远远的大声唱,风吹来飘渺的几声,郁结着农家小炒的香气和啤酒起瓶的泡沫。

道上悠闲行步的腆着肚皮的农妇,身上脏兮兮眼神明亮的孩童,下班的工人疲累的...

梦里方圆

深夜静躺在床上做最后的挣扎。倦意不是没有,我却留恋不舍的不愿阖上眼,手机屏幕的冷光闪闪烁烁闪烁烁,刺的眼睛留下干涩的泪痕。但其实我还挺期待入睡的,至少最近是这样。因为有梦啊。


夜长多梦?近来频频沉浸梦中。早上一绺绺脱落的发丝让我恐慌的到处审视自己,尽可能调整作息,依旧无果,思绪就飘啊摇啊的猜到梦里去了,想着是不是发丝覆盖扎根处的血脉全都一厢情愿供给了梦境做养分。回头来暗嘲自己天真,夜夜却仍不求安眠,一心盼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选中我做主角。


见过怪诞离奇,荒谬不合常理的梦。这样的梦我只敢说见过,因为不管梦中色块斑驳如何绚丽,醒来时惊喘的手指从来握不住抓不牢。崭新构建的世界,相逢过或从未...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