泯然众人

障月

© 障月 | Powered by LOFTER

8.05

现在我的耳边放着钢琴曲,但我却在使劲儿回想着那时候。

在我意识到的那时候,刚好有一阵风吹过,我咬着齿根打了个哆嗦。一瞬间,仿佛有条分界线鲜亮的横亘在冷和暖之间。原本昏暗的路灯悄悄投下橘黄的暖光——奇怪,就在一秒钟之前我还觉得那灯丝毫起不到照明的作用呢。我走在大道的路边,磕磕绊绊的避免踩到绿植。修的人行道不平。

还是在傍晚,远处的天色一层层卷过来,把深蓝天蓝和浅蓝都染成墨蓝。风起了,路边的树叶子被吹的呼啦啦响。于是一家家灯火亮了起来。乡土气的情歌在远远的大声唱,风吹来飘渺的几声,郁结着农家小炒的香气和啤酒起瓶的泡沫。

道上悠闲行步的腆着肚皮的农妇,身上脏兮兮眼神明亮的孩童,下班的工人疲累的...

梦里方圆

深夜静躺在床上做最后的挣扎。倦意不是没有,我却留恋不舍的不愿阖上眼,手机屏幕的冷光闪闪烁烁闪烁烁,刺的眼睛留下干涩的泪痕。但其实我还挺期待入睡的,至少最近是这样。因为有梦啊。


夜长多梦?近来频频沉浸梦中。早上一绺绺脱落的发丝让我恐慌的到处审视自己,尽可能调整作息,依旧无果,思绪就飘啊摇啊的猜到梦里去了,想着是不是发丝覆盖扎根处的血脉全都一厢情愿供给了梦境做养分。回头来暗嘲自己天真,夜夜却仍不求安眠,一心盼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选中我做主角。


见过怪诞离奇,荒谬不合常理的梦。这样的梦我只敢说见过,因为不管梦中色块斑驳如何绚丽,醒来时惊喘的手指从来握不住抓不牢。崭新构建的世界,相逢过或从未...

8.03

平日闲来无事阅读过各种短篇文章。记忆的手在脑海里翻搅,涌动的是各种颜色混杂,像是染料在缸里晕染,染缸里叮叮当当交相辉映的是词句撞击的声音。不过——若论颜色来说,倒是满目疮痍,阴暗的冷色灰调占了主流。


其实也是容易理解的,毕竟痛苦怎么能一个人郁郁品尝呢。在一口一口咽下苦涩之后,回甘只能靠夸大口中残余苦味来实现了。于是痛苦像一件举世无双的珍宝,被捧高,灯光洒在它的表面,为其披上白色的毒霜。我知道这是沉浸在痛苦之中了。那点带着恶毒的优越感把一颗心剖开,鲜血淋漓,切片被瞩目着放到显微镜下:“看那,这里有个苦痛的人!”


但这又有什么可骄傲的呢!


因此越来越喜欢看明亮欢快的场景,阳光普照...

8.1

练人体到想吐,突如其来抑或蓄谋已久的想换换口味。写文怎么样?我的手指焦躁而无意识的扣着桌边,脑子里漫不经心,天马行空,茫然一片。

于是一个人津津有味的回味起从前脑的各种大纲,情节,他眼里闪烁的璀璨,她提起裙裾时嘴角明亮的笑容,含羞回首时一低头的温柔……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时空,不同的人生也各有各的不同,纷乱的步伐交错出不同的轨迹,似乎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置身事外,像个无法参与同龄人游戏的孩童。于是我痛苦地意识到自己无法逃避这一点。我做不到。

之前看到过一篇文章,分析过文字图画音律在各自的领域绚丽翻涌,彼此之间却有鸿沟相隔——很少见人横纵而皆能。我一向贪得无厌,在放任不断尝试新的事物后,我变得愈...

一些微小的写文练习总结

非常详尽的练习~忍不住转

俚优:

昨天和基友讨论写文的时候忽然想着该做一个总结了。这两年为了写鹤一期,做了一点拙劣的练习。


因为之前我很不擅长描写和塑造人物(对话),所以这两年一直都在这两点上作些微小的研究。没什么天赋,但我相信勤多少能补点拙。


在此总结了一点练习,都是这两年逐渐琢磨出的。描写类练习我每天每一项会练习1—8次。


终归是门外汉,非专业,以下练习均仅供参考。lft内转载随意,其他地方转载注明出处就好~也很想看看太太们平日里是怎样做练习的~


\(≧▽≦)/


今年的目标是在已得基础上更进一步,然后开始探索跌宕起伏式剧情设计,继...

6.26禁毒辩论赛决赛 武汉—南京

一个简单记录

辩题:开除吸毒学生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正方:武汉大学 开除吸毒学生利大于弊
反方:南京大学 开除吸毒学生弊大于利
破题:
正方 开除吸毒学生,一种情况是一个个例,信息不足无法判定;另一种情况,开除吸毒学生是学校的一项权力,今天讨论的范围在于学校是否有权利以吸毒为由开除学生。
反方 一、开除吸毒学生后,这些学生去向存疑 二、吸毒学生被开除会对他们之后的人生造成不良影响 正义来源于怜悯
立论:
正方
吸毒学生是指正在吸毒,尚未脱瘾的学生。
标准在于学校是否保有开除学生的权力是否有利于每一个学生的成长和校园禁毒氛围的营造
1.开除吸毒学生可以保障其他学生的安全,同时起警示作用。
  论证为...

1 2 3 4